辣味十足 刺刀見紅
  蘭考民主生活會親歷記
  本報記者 王漢超 曲昌榮
  5月8日的蘭考縣委常委民主生活會引發了關註,或說不小的轟動。會場勁風撲面,連同我們這些被“批評與自我批評”勁風掃過的人,也一樣被觸動,被教育。會場內外,都能讓我們感受到,這樣“真刀真槍,刺刀見紅”的民主生活會,多麼被黨和人民所熱切期待。
  一開始坐到會場,並沒有感覺不同。普普通通的佈置,與慣常的會議沒什麼兩樣。會議的議程也相當簡單,11名縣委常委、班子成員逐一作對照檢查,每一個人自我批評之後,其他人向他提意見,開展批評。會議不限時長,以交流充分為準。沒想到會議火星四射,從早上,一下開到深夜。
  1 
  自我批評:心裡藏的,說出來,越發可敬
  當第一個發言人縣委書記王新軍開腔不久,自我批評的火辣辣就讓人心頭一凜。“去年1月,袁厲害收養的孩子,在自己家燒死了7個,燒傷了1個,這是我們長期漠視群眾疾苦的惡果,能不愧疚?!”他發出一連串拷問:守著焦裕祿精神,50年卻沒根本改變蘭考面貌!蘭考群眾那樣可親可敬,反而群眾上訪不斷!……很多語句,讓埋頭記錄的記者都不由停下筆,看向發言席。
  真話,總是火辣辣的。自我批評像風一樣刮,像雨點一樣打下來。“高速公路出入口,客人領導看得見的大路,得到高標準打造,通往農村的幹道,卻遲遲未修;超標準大建焦裕祿文化苑,其實違背了焦裕祿精神;上級抓得緊的,自己看得就重,‘三農’不好量化,往農村跑的就少;調研成走過場,一口氣能跑三鄉九村,雨過地皮乾;個別單位建樓,只看到對城市的拉動,沒考慮對國家級貧困縣的負面影響;花公家錢不心疼,辦公室寢室的空調,整個冬天不關……”
  有領導帶頭,全體縣委常委的對照檢查都沒束手束腳,而是不虛不繞,掏心見膽,自我亮醜。縣長周辰良檢查說,出差一般賓館不想住,公交地鐵不想搭,衣服不是名牌不想穿,下鄉冬天怕冷、夏天怕熱、風天怕沙;縣委副書記毛衛豐檢查說,心裡面把自己看成官,把群眾看成民,有時遇事先考慮個人職位安危;宣傳部長李金光檢查說,過去分管招商,開封五星級飯店一周去幾次,老闆服務員見了我都打招呼,感覺很有面子……
  可以說,這些真實心跡,過去不會講,誰也不敢講,尤其在領導幹部身上,尤其正式場合。久而久之,成了“國王的新衣”,每個人諱莫如深。但不講,並不意味著不存在。下鄉怕臟,工作怕累,遇事情怕擔責,好面子,好排場,好見政績,這些是不少人心裡真實滋長的心理。可這些真的藏得住嗎?針眼大的窟窿斗大的風,把窟窿藏著掖著,可到群眾那裡,風大著呢。反之,大聲說出來,正視它,才能丟掉這個包袱,去除深藏的污垢骯髒。說出來,並沒有因此貶損一個人的形象,反而檢討越深刻,人格越發可敬。
  批評能將人“提純”。很多人發言中回憶起成長,講到自己農家出身,父母平凡本分,講到在鄉鎮基層崗位的多年曆練。周辰良回憶起剛當副縣長時,被父親、一位退休教師數落:“中學工資都發不齊,我看見你坐著轎車,打著大哥大,心裡就煩!”而自己卻對群眾有愧。2012年因缺乏實地調研,農田水利忽視了鄉與鄉間的水利銜接,致使1萬多畝地灌溉不到,大片麥子枯萎,“農民全家就靠這一畝半地啊”。他抑制不住,哭出了聲。
  2
  批評環節:誰啥樣,人心都有一桿秤
  更火力十足的環節,出現在相互批評,提意見的時刻。儘管事先已經過多輪談心交流,但批評意見不繞彎子說出來,聽來還是有些“打臉”。很多習慣了“先談成績再提希望”式批評的同志,一開始,都替被批評人“難堪”。
  常委們批評書記,作風武斷,動不動拍桌子,批評人,“讓人見你就怯,被罵得晚上睡不著”,“彙報還沒等說完,你就定了調”,“手伸得遠,政府性事務你拍了板,政府領導還不知道”。
  常委們批評縣長,批他經驗主義,“中軍帳里發令牌”,貪大求洋卻造成土地浪費,環境遭殃,一次水污染,“被處罰的錢比得到的稅多得多”。批他不分情況,偏重結果,不問過程,拆遷壓任務,“城關鄉60%上訪與拆遷有關”。批他政績觀偏差,招商引資躁進,農業“嘴上重視”,“打了井沒有電,至今農村還有危橋……”
  沒有想到,在這樣的批評中,同志之間關係卻越來越真誠,班子越來越團結,有責任爭著搶著擔當。當有人批評組織部長,婦聯主席位置長期空缺,沒及時配備,縣委書記搶著說“這首先是我的責任”。當縣長哽咽說不下去,好幾個同志都跟著流淚。
  旁聽的人也很受觸動。眾人的批評中,迅速勾勒出了一個人的缺點。人心都有一桿秤。上級下級,不是天天能見到的,但在共事的同事眼中,任何“小九九”,一星半點虛偽和驕傲,都無處遁形,只是平時沒有點出來。而提意見,恰恰是對同志最有價值的關心。
  主持會議的省委書記郭庚茂關鍵時刻點評,適時引導,在常務副縣長田風的評議環節,他幫田風總結:你說艱苦奮鬥的意志衰退,我看是享樂思想在滋長,你說科學發展理念欠缺,我看是功利之心在作祟。我多說兩句,是為你好,是幫助年輕同志。不怕不足,怕不虛心,怕不自覺。
  3
  紅完臉,出完汗,待去工作中見實效
  會議從上午8時半開始,過了12時,才進行了4位同志。下午3時接著開,一直開到晚上將近10時。在見縫插針的就餐時段,看到幾位縣委常委打過飯,繼續說民主生活會的話題,生活會從會場開到了餐桌。
  3個月來,他們白天工作,晚上學習,幾乎都沒有回過家,這樣批評成了常態。在會下,尤其一對一的時候,批評更猛烈,更不留情面。縣委書記嚴厲有餘,柔性不足,過去大家怕他,現在他幾乎求著大家向他“開炮”,說“一定要一針見血,算我求大家幫忙了”。
  在一輪輪激蕩,打磨中,很多人的對照檢查已重寫了20多遍,少的也有十七八遍。早丟開了“怕傷感情、怕過後算賬、怕群眾抓住小辮子”的顧慮。每個縣委常委都拿出兩到三天,住到村裡聽意見。“拉家常中聽到了真話、實話、心裡話,聊天中聊出了問題。那些話彙報聽不到,閉門想不出。”
  談到會上“紅臉出汗”的感受,縣委常委發出相同的感慨:“儘管會下都相互提過,但在會場上,感受還是不一樣,說不出的難受。”“檢查自己,像照著鏡子搧自己臉,恨自己,你怎麼就這樣?”“聽別人提意見,像針在扎。”在接受批評時,多位同志滿臉通紅,坐立不安,頭都抬不起來。但下來,當事者說,接受批評是沉重,但也收穫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。“紅紅臉紅出了真心,洗洗澡洗掉了污泥”。
  記者在10多個小時的會議中埋頭記錄,見證著這段歷史,觀察真正的黨內民主生活,體會著總書記“真刀真槍、刺刀見紅,不能鶯歌燕舞”要求的良苦用心。記者職責所在,是最大程度還原現場,提供模板,提供借鑒。同時也接受了教育,充滿感慨,這樣的作風建設真應該如實執行好,深入持久做下去,用到工作中,抓出長效,見到實效。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Saffron

la40laqv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